2018年正月初七下午,86岁的史大爷独自坐在棉五宿舍区空荡荡的房子里,手里握着手机,等着小儿子史三(化名)的电话,虽然明知不会有。这个春节,同在一所城市且相距不远的小儿子一家不仅没有回来陪老人过年,连个拜年电话都没打过。

Science、Scientific American等期刊对该工作进行了新闻报道,称“这是一项惊人的发现”。